今日:2017年04月24日
往期报纸检索
分类检索
警惕跨国性邪教组织——“天父的儿女”
“天父的儿女”成员1972年在荷兰阿姆斯特丹的照片。
玛丽·马奥尼的背影

    “天父的儿女”,又称“上帝之子”、“爱的家庭”,由美国人大卫·摩西·白克于1968年在美国创立,是冒用基督教名义的邪教组织。该邪教组织攻击一切社会制度和意识形态,宣称“上帝的爱即是性爱”,指使信徒用类似卖淫的方法发展信徒,募捐经费,并在“家庭”中实行群居、滥交,甚至提倡儿童性行为,后来逐渐向世界各地发展蔓延,具有很强的欺骗性和危害性,许多国家一致认定其为邪教组织。该组织从1980年开始渗透我国,1995年我国政府明确其为邪教组织,并进行了严厉打击。然而,时至今日,“天父的儿女”仍时有活动。为帮助广大读者认清“天父的儿女”的邪教本质,提高防范意识,我们编发了这组报道。

    【案件回放】

    跨省发展信徒  3名邪教骨干落网

    据凯风网消息,由于担心信徒被抢,邪教组织“天父的儿女”派遣骨干,从河南潜入湖北保康“秘密巡查”,不料落入法网。

    一年前,湖北省保康县公安局歇马派出所民警根据群众举报,在歇马镇邹家院村邹某家,当场抓获正欲聚会的河南籍男子朱某和保康籍男子邹某、宦某3名邪教组织骨干成员,收缴邪教宣传资料若干。

    归案后的朱某交代,他是保康和神农架林区邪教组织“天父的儿女”的组建者,由于该组织担心保康的信徒被“全能神”邪教抢走,受“组织派遣”,由他前往保康“秘密巡查”,不想被抓。

    朱某供述,该组织每周日都会组织各地信徒秘密聚会,每逢正月十四逾越节和12月25日圣诞节,还要组织召开“两节两会(管家会、培训会)”。参会人员只有教会的管家,会议内容一般是相互交流教会的工作情况、出现的问题及对策等。

    据办案民警介绍,此次查获的“天父的儿女”邪教组织,是1990年由河南传入保康的,组建者就是这次落网的河南籍男子朱某。朱某近年以“信奉耶稣”的名义,已在保康秘密建立5个教会,这5个教会与神农架林区教会统称“保林教会”,成员近百人,涉及外省、外县的达20余人。

    “天父的儿女”如何发展控制信徒

    纵观古今中外一切邪教组织,为了实现其聚敛钱财、渔猎女色等邪恶目的,都会想方设法蛊惑更多的民众加入其中,并进行严格控制。“天父的儿女”也不例外,它主要通过以下三种方式来发展控制信徒。

    歪理邪说蛊惑信徒

    “天父的儿女”并没有一套完整、系统的教义。它早期承认基督教“三位一体”的信仰,后来却又否认。它的信徒以忠心的“十四万四千人”自居,认为全世界的政府、社会制度、教会、家庭,都是与上帝为敌的邪恶“制度”,只有那些奉大卫为上帝的先知、听从他的人,才可以荣升为上帝特选的子民。大卫自称是被上帝授予灵感的先知,认为《圣经》是“旧瓶子”、“旧的宝藏”,“在现时代已经不够用了,必须有上帝的新启示”。他得到“上帝的启示”后所讲的话,就是上帝在今天讲的《圣经》,因此要求信徒奉他的书信——《摩西书信》为经典。

    据“天父的儿女”高层信徒透露,大卫自称每当喝醉酒时“神”就会进入他的身体,借他的口说话。这时他的妻子便会将他的言语记录下来,供教内其他人阅读。基本上每月都会有新的书信发给信徒,共达数千件。主要分为六种类型:一是可以公开发行的普通内容;二是信徒和“朋友”阅读的内容;三是信徒阅读的内容;四是领导层训练之用;五是领导者阅读的内容;六是“皇室”人员阅读的内容。

    “天父的儿女”自称不属于任何社会制度,不受任何社会制度的管辖和约束,反对一切社会制度和意识形态,包括基督教正统教会的制度和教义,自称是“脱离世俗者”。他要求信徒“像古时的武士们一样进行圣战”,去征服世界。他们宣称“正统的基督教会是一些假货商店”,“要拔出、拆毁、毁坏、倾覆旧的教会,建造树立新的教会”。

    他们还宣扬世界末日,认为只有加入“天父的儿女”,日夜祈祷才能得救。大卫曾三次预言世界末日的日期: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将于1968年发生大地震,届时将开始“末日审判”;1989年以后,苏联领导的世界强国将入侵和征服以色列,进而征服美国,导致世界末日来临;1993年耶稣再来,毁灭“反基督的世俗制度”,只有“天父的儿女”信徒才能够进入天国。

    “调情钓鱼”发展信徒

    “天父的儿女”宣扬淫乱思想,提倡性滥交。大卫歪曲《圣经》中对爱的解释,向青年男女教徒灌输“性”即“爱”的观点,说性爱是基督给人的最大礼物,并介绍了一种新的招募成员的办法,即“调情钓鱼法”,也就是靠色相来勾引异性加入该组织。他怂恿教徒广交朋友,把传道比作“钓鱼”,钓到的鱼越多越好。

    大卫本人就是一个无恶不作、荒淫无耻的大流氓。据“天父的儿女”“皇室”内部人员揭露,大卫不仅有众多情妇,还曾厚颜无耻地要求与被他封为“皇后”的长女发生性关系。遭到拒绝后大卫恼羞成怒,废黜了大女儿的“皇后”地位,改与他发生乱伦关系的小女儿为“皇后”。他还要求与他的儿媳妇发生性关系,他的儿子因无法忍受而又无法摆脱,精神极度忧郁,最终跳崖自杀身亡。

    被骗参加“天父的儿女”的人,在大卫教义的诱导下,许多人堕落成为寡廉鲜耻、道德沦丧、盲目服从的人。但也有不少信徒,逐渐看清了大卫及其邪教组织的真实面目后,毅然脱离了该组织。

    在离开“天父的儿女”6年后,大卫的大女儿和女婿出版了一本名为《“上帝之子”内幕》的书,揭露了该组织内部的丑陋行径。她说:“大卫多年来制造了很多充满罪恶但又要信徒奉行如圣旨的教义。他鼓励男女滥用性爱,男同性恋,女同性恋,父母子女乱伦,成年人与儿童发生性行为等等,十分恐怖和可怕。”“30多年来,我表面上一直挂着基督教教徒之名,但实际做的都是充满邪恶的事情。”她同时还帮助那些离开“天父的儿女”的人重新振作起来,开始新的生活。这本书引起了传媒、原“天父的儿女”信徒及其家长、一些反邪教组织机构和人士的共鸣,不少人纷纷起来反对该邪教组织。

    森严组织控制信徒

    “天父的儿女”有一套严密的组织制度。在成员内部,最高领导机构称为“皇室”,设在瑞士苏黎世。大卫自封为“国皇”和“神”,他的家庭成员都是“皇室”人员。通过“皇室”向分布在世界各地的“家庭”发号施令。总部对外界称为“世界服务中心”,下设参谋、首相、部长、总监督、监督、总区牧、区牧以及牧长。

    “天父的儿女”基本活动单位是“家庭”,由信徒组合而成,一般每个“家庭”不超过12人,每个“家庭”都有负责人,称为“牧长”。在一个城市或地区的几个“家庭”为一个“队”,设有地区负责人。在一个国家或地区还设有总负责人。“家庭”与“家庭”之间经常组织活动,他们相互探访,并组织聚会。如每3个月,在同一地区的几个“家庭”的成员就要聚集在一起,有时还举行区域性的和全球性的活动。

    大卫对“家庭”的每个成员都实行非常严密的控制,并对其一举一动作出具体的规定。比如,每个“家庭”成员都要按时起床,按时用餐。家务事是分工做的,如有的专门看孩子。母亲是不能管自己孩子的,孩子由专人看管。有限制地看电视节目,只许看电视中的政治新闻,如战争、暗杀、枪击等,以示世界末日的到来;其它的需由“牧长”有选择地录像后,才给“家庭”成员看,内容主要是反对美国的片子和关于《圣经》的故事。“家庭”中的每个人均无隐私可言,一切都是集体活动,如一起学大卫写的“摩西书信”,相互交流学习心得,然后还要向“牧长”汇报。他们外出传教也是成群结队,晚上睡觉前,还要读《圣经》或“摩西书信”,从来没有什么人身自由。

    “天父的儿女”还设有音乐部、财政部、无线电广播部、计算机部、传教部、录像部等所谓的“职能部门”,以此来传播歪理邪说,麻痹不知情的人。

    “天父的儿女”及教主其人

    大卫·摩西·白克于1919年出生在加利福尼亚州的奥克兰,父亲是巡回传教士,母亲是基督教宣道会的电台布道家(宣道会,基督教的一个教派组织。编者注)。

    大卫自幼受父母的影响而参加教会活动,1941年因患肺炎从美国军队退役,1942年加入宣道会。1944年,他与珍·米勒结婚,并担任牧师,在亚利桑那州的溪谷农场传教。传教过程中因“激进”的布道思想与当地教派头目的想法产生矛盾,大卫于1947年辞职,1951年又因性丑闻被逐出教会,后在美国各城市进行“福音广播”。1954年至1968年间,曾任美国布道家佛烈·左敦的经理人,负责安排他在各地电台、电视台的传道节目。

    20世纪60年代末期,正值美国西岸的“耶稣运动”兴起,大卫协助母亲的“少年挑战咖啡屋”,专门向嬉皮士传“福音”(嬉皮士,指20世纪60年代末期西方国家的一些无视传统习俗,不遵守社会道德和规范,游手好闲、放荡不羁、为所欲为的青少年。编者注)。大卫在其母亲的帮助下,以开办咖啡屋免费提供咖啡和三明治为手段,很快与这些嬉皮士打成一片。此后,大卫开始向他们传教,攻击美国的政治、经济、教育和传统的宗教制度,鼓吹集体生活方式,鼓动青少年反对政府和父母。其极端的宗教思想和反社会言论,很快就吸引了一群爱好此道的嬉皮士,并拥戴他于1967年成立了“少年归主协会”。

    由于他的言论过激,渐渐引起了社会的反对。1969年,咖啡屋被迫迁移。大卫伙同六七十个信徒去了亚利桑那州,后将这些人分成四个小组派到美国各地,继续用开办咖啡屋免费提供咖啡和三明治的形式发展成员,建立组织。后来,大卫带领一大队人到了加拿大蒙特利尔,在那里,他仿效《旧约》中以色列的12个支派,将信徒分为12个“公社”,信徒均放弃原名,改用《圣经》上的名字。大卫自称为大卫·摩西,并称自己的妻子珍为“旧教会”,后来结识的情妇玛利亚为“新教会”。他与玛利亚同居后便开始写“摩西书信”,吸收一些中产阶级出身但不满社会现实的青年人参加。

    一位记者在报道他们的宗教活动时,称他们颇像“天父的儿女”。大卫很欣赏这个名字,于是便将自己的组织正式更名为“天父的儿女”,并沿用至今。

    世界各国纷纷出手 打击“天父的儿女”

    1967年,大卫成立“少年归主协会”时,只有信徒10多人,1969年建立第一个“家庭”,信徒也不过100多人。后来,“天父的儿女”大肆宣扬歪理邪说,诱惑蒙骗青年人,使他们纷纷离家出走,加入该邪教组织。20世纪70年代初,他们在美国建立了60多个“家庭”,每个“家庭”约有几十人。到1972年,该邪教组织在美国的信徒达到3000多人。

    1972年,美国国内对“天父的儿女”强烈不满的信徒家长们,联合成立了“家长委员会”,上诉法院要求对“天父的儿女”进行调查,并要求议会通过取缔该邪教组织的议案。1974年,美国纽约首席检察官指控“天父的儿女”有隐瞒税收、逃避兵役、鼓吹性滥交等违法行为。大卫随即带领信徒逃离美国,到瑞士苏黎世设立总部,在西班牙、法国、德国、瑞士、荷兰、意大利及中东、非洲建立“家”。20世纪80年代以来,该邪教组织在欧洲、南美、澳大利亚和亚洲均有很大的发展。然而,它在世界各地流窜过程中,到处受到驱逐,如同老鼠过街,人人喊打。

    1984年2月,在印度尼西亚爪哇等6个城市发现了上万名“天父的儿女”信徒。该邪教组织在当地的首领,是个美国人,他奸污了不少当地的少女。由于该邪教组织宣传的教义与印尼的民族文化和道德观念背道而驰,被印尼最高检察官下令取缔。印尼的《独立报星期刊》、《罗盘报星期刊》、《希望之光报》等先后报道了该邪教组织的情况。

    “天父的儿女”在法国的活动始于1968年5月,1978年被正式取缔。此后,改名为“爱情之家”继续活动。1991年开始猖狂活动,再次受到警方注意。1993年,法国警方对在境内活动的“天父的儿女”教派12个团体进行了大搜捕,拘留了大批成员。警方发现,这些人大多数是法国人、加拿大人和美国人,其中未成年人达138名。这些孩子都没上过学,几乎不太会讲法语,他们对该邪教组织以外的事情一无所知,且不少人有心理障碍。在法国的埃吉耶地区,人们还发现,该教派的60余人在一座250平方米的别墅中,过着杂居的生活。他们中的成年人教唆未成年人过早地进行性接触、过性生活。

    1990年,澳大利亚警方发现“天父的儿女”活动后,逮捕了120名成员。

    据1993年9月3日的《华盛顿邮报》报道,在阿根廷有“天父的儿女”300名儿童和30名家长被捕,原因是让12岁的儿童过性生活,宣扬性可以拯救灵魂。被逮捕人员中,有美国人、法国人、西班牙人、巴拉圭人、玻利维亚人和阿根廷人。

    “天父的儿女”1980年开始向我国渗透,先后派遣美国、加拿大、英国、法国等9个国家的37名成员入境,以任教为名,在北京、上海、广州、武汉、杭州等地宣传该组织“教义”,发展成员,散发宣传品,到1984年底,发展成员190多人。后经各地公安机关查禁取缔,该邪教组织在社会上慢慢销声匿迹。

    前信徒自曝 在邪教里的黑暗生活

    2016年12月27日,凯风网发表了《前成员自曝邪教“天父的儿女”的“调情钓鱼法”》一文,讲述了少女玛丽·马奥尼在最纯真的花季误入“天父的儿女”,之后便开始了常人难以想象的黑暗生活……直到30年后才幡然醒悟,悔不当初。现将其摘编如下:

    我本是一个极度渴望归属感的天真少年,但我生活了30年的所谓的“家”,却被证实为一个恐怖之屋。

    我成长在华盛顿特区城郊的一个中产阶级天主教家庭,是七个孩子中最小的一个。我的家庭幸福美满,父母是一个大教堂的领导者。但在我的哥哥姐姐离家之后,我感到很孤独。16岁的时候,我把在夏天当救生员和游泳的时间都用在了吸毒上。

    高中时,刚加入“天父的儿女”不久的一个朋友,给了我一本他们的出版物。虽然感到有一点怪,但却触碰到我内心一些东西。于是一天放学后,我和她一起去参加了“天父的儿女”。

    那里有一群虔诚的有基督信念的年轻人,打算通过公社式的“家庭”生活以及分享所有的方式来转变为纯洁的基督教徒。在60年代末70年代初嬉皮士开始流行的大环境下,摆脱世俗生活是一个非常吸引人的想法。然而,我没有察觉到这是一个“邪教”,不知道正在走进一个噩梦。

    公社中的生活有严格的时间限制,我每天被要求花2到3个小时阅读《圣经》和这个组织的出版物,我读了上千封“摩西书信”。怀疑是有罪的,所以不管我们在这个群体中对任何事情有所怀疑,我们也不敢提起。比如,当大卫预言美国的灭亡时,他警告说,“由于美国的邪恶,在某种疫病、毁灭和上帝的审判来临之前,美国人必须在1月(1974年)之前离开美国”。然而,什么都没有发生。

    1976年,为了响应大卫的另一个可怕预言——不久的将来美国将被核武器摧毁,世界将被反基督者接管,我们迁移到了“相对安全”的第三世界国家,最终在热带地区的一个城市停留了下来。那儿的温度、贫穷、污垢、蟑螂……对我来说简直是巨大的打击。

    在一年的常规资金募集和儿童照管后,“天父的儿女”成员们开始在“爱的法律”下生活,它规定,“任何因爱而做的事情在上帝眼中都是合法的”。性自由成了公社的一种标准和规范,而与陌生人发生性关系,也就是“调情钓鱼法”(卖淫),成了一种极好的吸纳组织成员的手段。于是,20岁时我失去了贞节,用“调情钓鱼法”和一个中东男人发生了关系,当然,那时的我认为这一切都是为了基督。

    不久之后,我被安排去照管另一个高层的孩子们,这次是在一个秘密的社区里。我在那里待了四年,为了满足这个“家庭”里的“照管(性)需要”,这个房子里的男人们每几个月都会和我待上一段时间——在他们妻子的祷告下。当我怀上了他们的孩子,我以为这是上帝在告诉我现在我也是他们“家庭”的一员了。一夫多妻在“天父的儿女”这个组织里早已见怪不怪了,大卫就有一个妾室。

    然而,当我的儿子刚学会走路,就被送去和大卫一起生活了。而我也离开了那个“家庭”,加入了一个核心组织,从那以后身心疲惫的我再也没见过孩子的父亲。

    我应该离开这儿吗?但我又能做什么呢?在“上帝之子”的组织里,我们不允许有工作,任何对未来的计划都是被禁止的,是对上帝不忠的。我有一技之长吗?我能去哪儿呢?我的父母在我离家不久后双双死于癌症。在这个世界上我孤身一人,但我却仍未想“违背上帝的意愿”。

    压力、随时随地的服从、日复一日的挣扎、精神输入的贫乏……这一切让我好像经历了一场精神上的“叶切断术”,我已经处于“脑死亡”状态了。

    当我的大儿子成年后,他离开了这个组织,并给了我一份英国高级法院关于这个邪教的案件记录。这份记录打开了我的眼界,原来这个我奉献了30年生命的地方竟然如此可怕!

    这次我立即脱离了这个邪教组织。现在我已经老了,回忆起那一段被荒废掉的可怕的日子,我时常感到深深的懊悔。

分享到:
河北法制网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转载 
网址:http://www.hbfzb.com 数字报广告咨询
[email protected] 2009-2012 All Rights Reserved Server Form :河北法制报社 网络信息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