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2019年07月12日
往期报纸检索
分类检索
温暖的印记

    □ 王华

    梅第一次收到我们学校的录取通知书时,因为嫌弃得紧,十分傲娇地放弃了;第二年,她“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地成了我隔壁班的同学。我们俩既不同班也不同宿舍,但是因为总是相约去改善伙食,所以居然成为至今依然吃来吃去的好朋友。

    那时女生支援男生一般都是给饭票,我每个月都有一半以上的菜票是可以贡献出去的。第一年,我巴巴地盼着周六,好去在河北师大外语系读书的灵姊姊那里吃香的喝辣的。第二年,我高中时代最诗情画意娉娉婷婷的闺蜜考进了我从未听闻过的营养学专业,他们班上每天的功课就是用丰富多彩的食材进行各种调制。这就是传说中的“愿望实现了,可惜不是我”吧。

    闺蜜是个食量很小的人,为了能名正言顺地逃课,她整日里挖空心思抢着去校广播站值班。闺蜜不喜欢唱歌,但是她知道我在美食之外,还自诩为音乐爱好者,于是给我翻录了很多流行歌曲,又考虑到需要培养共同语言的问题,她把她喜欢的钢琴曲、吉他曲、小提琴曲,甚至口哨,都给我翻录了下来。我每次去找她,书包里除了塞回满满的火腿、面包、罐头,就是丁零当啷的各种卡带了。

    青春期真是人生很奇妙的一个阶段,你遇到了谁,谁也许就是你心里永远无法消逝的印记。我那时特别喜欢电视连续剧《梧桐梧桐》里的那个刘小岸,饰演刘小岸的是濮存昕,他那时是个面带羞怯、演技青涩的非著名青年表演艺术家,可是就是这句台词让我一下子把他刻进了心里。后来有人问我为什么那么喜欢濮存昕,我说他有一双非常真诚、坚定但是温和的眼睛,也许这是角色赋予他的,也许其他人饰演刘小岸也会有这样一双眼睛,但是我二十岁时的刘小岸就是他啊。

    陈百强也是这样的一个印记。在闺蜜翻录给我的卡带中,我最喜欢的一首歌就是他的《一生何求》。“一生何求,曾妥协也试过苦斗,梦内每点缤纷,一消散哪可收……”这首歌实在算不上是一首令人愉悦的歌曲,可是它却是我用于安神的歌曲。每当唱起这首歌,我躁动的内心就会慢慢安静下来,因为它烙印在我的青春年代,它与细雨霏霏中的来信、与五楼顶上的促膝长谈、与用娟秀的小字抄写的歌词、与赠送出去的奖学金是密不可分的,那些就是属于我的暖、我的友情、我的期冀、我的人间四月天。

    我们似乎生活在别人的人生之外,其实,我们是生活在别人的人生之中,有时候别人在我们的人生中留下了印记,有时候我们在别人的人生中留下了印记。

    感谢我人生中温暖的印记,也期望自己是温暖的印记。

    (作者单位:沧州市新华区人民法院)

分享到:
河北法制网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转载 
网址:http://www.hbfzb.com 数字报广告咨询
Copyright@ 2009-2012 All Rights Reserved Server Form :河北法制报社 网络信息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