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2019年09月11日
往期报纸检索
分类检索
王某甲虽致加害人重伤 但应依法认定正当防卫

    □ 刘君

    基本案情

    犯罪嫌疑人李某与女友王某因感情纠纷,与王某、王某甲(王某的弟弟)发生争吵,李某遂从摩托车后备箱内拿出一把木柄铁锤击打王某头部(司法鉴定为轻伤)。王某、王某甲遂上前欲把锤子夺下。争夺过程中,李某持锤子击打王某头部,击打王某甲头部、肩膀(王某甲经鉴定属于轻微伤),王某甲持刀捅伤李某腹部,致李某重伤。

    分歧意见

    对于本案中王某甲的行为如何定性有三种不同意见。

    第一种意见认为,王某甲构成故意伤害罪。理由如下:王某甲持刀将李某捅成重伤,是在王某、王某甲与李某互相厮打过程中,符合故意伤害罪的主客观要件,王某主观上是为了伤害李某的身体健康,客观上实施了持刀捅伤李某的行为,造成了李某重伤的后果,王某甲的行为符合刑法第二百三十条的规定,构成故意伤害罪。

    第二种意见认为,王某甲的行为系防卫过当,应当以过失致人重伤罪追究其刑事责任。理由如下:李某实施的伤害行为,是在与王某发生感情纠纷后,虽然分别致王某轻伤、王某甲轻微伤,但李某的主观目的是为了教训王某,让王某跟其继续感情交往,并没有实施严重危及王某、王某甲人身安全的行凶行为。反观王某甲的行为,虽然具有正当防卫的性质,但其持刀将李某捅成重伤的行为,明显超过了必要的限度,应当以过失致人重伤罪追究其刑事责任,但是应当减轻或免除处罚。

    第三种意见认为,王某甲的行为属于特殊正当防卫,不负刑事责任。理由如下:一是李某正在行凶。李某手持锤子击打王某头部,致王某轻伤。在王某、王某甲欲抢夺李某手中的锤子制止其伤害行为时,李某并未放弃伤害行为,继续手持锤子击打王某头部、王某甲头部及肩膀部位;二是王某甲采取的是防卫行为。王某甲持刀捅伤李某的行为,是在李某用锤子击打王某头部,致王某轻伤后,在王某、王某甲欲从李某手中抢过锤子时,李某手持铁锤继续击打王某、王某甲,王某甲捅伤李某目的是为了夺过李某手里的锤子,制止李某继续实施的伤害行为,属于防卫行为;三是防卫的对象是不法侵害人。

    笔者观点

    笔者同意第三种意见。根据刑法第二十条第三款的规定,“对正在进行行凶、杀人、抢劫、强奸、绑架以及其他严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采取防卫行为,造成不法侵害人伤亡的,不属于防卫过当,不负刑事责任。”李某正在实施伤害行为,且系用铁锤击打王某的头部,属于典型的严重危及人身安全的行凶行为。王某甲为抢过李某的锤子而捅伤李某,防卫对象正确,制止的是李某正在实施的伤害行为,虽然造成了李某重伤的后果,但综合考虑案发过程,考虑到李某持械伤害的情形的特殊性,不应当严格追究王某甲行为与李某行为的对等性,王某甲的行为不属于防卫过当,不应负刑事责任。

    最高检于2018年12月18日印发关于正当防卫指导性案例,旨在倡导检察机关敢于、善于运用刑法关于正当防卫的条款,目的在于进一步体现“法不能向不法让步”的秩序理念,同时肯定防卫人以对等或超过的强度予以反击,即使造成不法侵害人伤亡,也不必顾虑可能成立防卫过当而构成犯罪的问题。纵观本案,完全符合特殊正当防卫的情况,构成特殊正当防卫。

    (作者单位:海兴县人民检察院)

分享到:
河北法制网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转载 
网址:https://www.hbfzb.com 数字报广告咨询
[email protected] 2009-2012 All Rights Reserved Server Form :河北法制报社 网络信息中心